關閉

亞太區、日本、中國、印度、東南亞和全球新興市場股票專家

了解更多
關閉

盈信投資長期以來代表我們的客戶管理投資組合,並持有某些公司的股份超過20年。盈信投資於1988年開始他們的第一個投資策略。

了解更多

全球上巿基建

責任投資的方針

盡責管理及ESG融合

由於基建公司要對業務所在社區履行提供服務的重大責任及道德義務,因此ESG議題對它們來說至關重要。有鑑於此,我們認為必須把ESG議題與投資程序完全融合。

我們並非根據ESG標準篩選公司,而是透過專有的質素排名來了解和掌握箇中風險。

ESG融合

我們運用質素評估及排名模型把ESG分析與投資程序融合。該模型包括25個影響股票回報的一般標準及影響基建股的特定標準。我們將為每項標準評分;若股票的質素評分較低,則較難獲得納入整體投資組合之內。ESG標準佔整體質素評分的 24%。

以這個方式把ESG因素納入投資程序,有助我們隨時就是否持有某家公司股票作出明智的決定。

評估及監察

我們根據一系列廣泛的ESG相關因素來評估基建公司,這些因素適用於我們研究的所有公司。以下是部份值得注意的例子:

  • 對電力公用事業、能源基建(油氣管道及儲存)和鐵路來說,環保議題是關鍵的動力因素。
  • 社會議題對公用事業公司尤為重要,因為它們須對提供基本服務的社區履行責任。
  • 管治議題是影響所有基建股表現的重要因素,當中以董事局組成和利益一致尤其關鍵,因此我們的ESG評分程序將之獨立評級。

積極參與

我們期望在ESG最佳實踐方面為公司帶來積極的影響力。透過參與公司事務,我們提出有待改進的範圍、鼓勵公司披露ESG議題,並表揚那些在ESG方面取得進展的公司。一般來說,我們將就重要議題接觸公司,以取得特定成果,從而確保公司奉行良好的ESG守則,保障投資者的權益。

個案研究

我們認為致力履行盡責管理是落實責任投資的重要部份,而把責任投資納入投資活動的核心最能符合客戶的長期利益。在過去十多年來,我們一直有系統和漸進地優化全球投資業務的標準及程序。

要了解詳情,請按此進入我們的互動個案研究地圖。

氣候變化

本節進一步提供與團隊有關的其他氣候變化資料,而我們的氣候變化投資策略,詳見氣候變化聲明。

團隊的氣候變化聲明

隨著全球減少使用化石燃料及邁向低碳能源,轉型風險成為上市基建企業的單一最大氣候相關風險。對於擁有高碳排放發電資產的公用事業公司來說,上述變化將會產生影響,為未能適應新環境的企業帶來資產擱淺風險及監管風險。消費者日益關注氣候變化,對企業的社會經營許可構成壓力,可能導致當局收緊監管法規,同時有機會影響中游能源行業,使得石油及燃油產品管道在2040年前面對資產擱淺風險1。雖然天然氣有望成為主要的過渡燃料,但在電池儲存技術發展成熟後,天然氣的長遠需求將會下降。另外,我們相信往後10年,北美洲貨運鐵路的運煤量亦將持續減少。

話雖如此,能源轉型也會形成重大機遇。在嘗試各項減少碳排放的措施時,我們的發電、輸電及配電方式正出現明顯變化。目前,可再生能源已建立了成本下降、生產力改善及市佔率上升的良性循環。相反,非可再生能源卻被困於市佔率流失、收入減少及成本上漲的漩渦。

有見及此,高市值的上市電力公用事業公司紛紛大舉投資於可再生能源發展,並通常利用受規管框架收回成本及賺取回報。於2005年至2020年,我們投資組合持有的公用事業公司便透過淘汰高碳資產及擴大可再生能源規模,成功將碳密度減少45%。未來30年,企業以成本較低及低碳的風力及太陽能發電取代老舊的燃煤發電站,可望為眾多公用事業公司締造重大的資本開支機遇。相信這些企業將發揮重要作用,幫助我們在2050年前達成淨零排放目標。

氣候變化的實體風險是上市基建企業面對的另一項主要氣候相關風險。從根本上看,基建資產包含人員、貨物、能源或數據流動的網絡。由於極端天氣事件可以影響網絡的有效運作,這些網絡將需要提高抗逆能力。對個別企業而言,增加資本開支以更有效地適應環境或重建設施,可能會產生財務風險。然而,極端天氣風險也可以是具潛力的投資主題。舉例來說,公用事業公司往往可就必要開支上調基準收費,藉此支持受規管盈利增長。此外,其他基建公司亦可預先提高資產的抗逆能力、縮短停運時間及改善營運效率,從而維持競爭優勢。

要識別氣候相關風險,最有效的方法相信是定期約見企業的高級管理層及其他持份者,包括供應商、競爭對手、監管機構及行業組織。鑑於我們的團隊擁有豐富投資經驗,我們對企業及市場情況瞭如指掌,並且能夠充分評估企業的氣候變化方針、氣候變化相關風險及機遇的重要性。

我們鼓勵企業按照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TCFD)所提供的框架,採取一致的方式報告氣候相關統計數據。同時,我們支持企業遵守科學基礎目標計劃的要求,按照其清晰明確的規劃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我們亦建立了監察環境、社會及管治指標的資料庫,有關指標包括廣泛的氣候相關統計數據,例如股票、投資組合及策略層面的絕對碳排放量、碳足跡及碳密度數據。該資料庫還會以滾動五年期間為基準,追蹤擁有發電資產的企業有否持續減少碳密度。

自2007年策略成立以來,我們的團隊一直將環境、社會及管治準則融入投資流程,並將氣候相關風險視為重要元素。我們將氣候變化相關準則納入財務模型,在研究及分析每間企業的過程中,我們亦會在計算質素評分時考慮有關準則。我們使用財務模型評估氣候風險對企業表現造成的財務影響,以按照股票的相對價格錯配程度,釐定不同企業在焦點名單上的排名。該等模型的主要假設包括化石燃料市佔率可能隨時間流向可再生能源,以及交通行業的長遠電氣化比例有所提高。展望未來,我們可能會進一步完善模型,以便進行更嚴謹的情景分析,將不同規劃下的氣候相關風險影響納入考慮。

上述分析不單有助我們展開選股及投資組合構建流程,更能方便我們決定與企業的議合主題。在與企業管理層開會時,我們會先提出問題,以表達我們的看法及從企業的角度了解情況。如果問題未見改善,我們便會聯絡董事會,例如致函說明我們的憂慮。倘若企業仍未妥善處理我們提出的事項,我們或會透過代理股東投票表明反對該公司。當企業管理層未能就議合的事項作出充分回應時,我們對企業的質素評分可能受到影響,導致我們沽出持股。我們將以上的方針視為授信責任的重要一環。我們與企業定期討論的議題包括轉型風險、氣候變化的實體風險、替代燃料來源、未及轉型的監管風險、改善披露及淨零排放目標等。

在制定個別企業的淨零排放目標時,我們參考了氣候變化機構投資者組織(IIGCC)的淨零排放投資框架。於2022曆年,我們將與投資組合中碳排放量最高的10間企業討論淨零排放議題。我們會鼓勵這些企業訂立於2050年前實現的淨零排放長期目標,並制定符合淨零排放規劃的中期目標。在公司同意目標後,我們將持續監察進度及鼓勵企業採取具體的短期行動,例如將行政人員的薪酬與淨零排放進度掛鈎,以便達成長期目標。我們也會不斷與企業溝通、分享業界的最佳措施,以及促請企業盡可能加快減排步伐。假使議合活動未見成效,我們會按照上述流程將行動升級。

我們的第二個氣候變化相關目標是減低投資組合持股的碳密度。考慮到公用事業公司佔投資組合總碳排放量的約85%,我們會要求該類企業推動低碳發展。公用事業公司正以較低成本的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按透視基準計算,預期未來數年投資組合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資產將穩步增加。

[1] 本文件的若干陳述、估計及預測可能為前瞻性陳述。該等前瞻性陳述乃以首源投資根據目前所得資料作出的現時假設及理念為基礎,惟涉及已知及未知風險及不明朗因素。實際行動或結果可能與所討論之內容有重大差別。讀者不應過分依賴有關前瞻性陳述。目前情況會否持續屬未知之數,首源投資概不負責因應新資料、未來事件或其他情況而更正、更改或更新本文所載資料。

碳足跡

請參閱更多有關減碳的詳情

(只備英文版本)


The dashboard is best viewed in full screen. Click on the icon on the dashboard bottom right

免責聲明: 本文對具體證券的提述(如有)僅供說明用途,不應視成建議買賣有關證券。本文提述的所有證券可能或可能不會在某時期成為基金組合的部份持倉,而持倉可能作出變動。

代理投票

按決議種類區分的代理投票紀錄

下表按議題種類列示投資團隊的代理投票紀錄,圖表顯示2019年的相同資料。

獨立投票

下圖顯示投資團隊投票反對管理層建議、反對代理顧問建議或同時反對兩者的次數。本圖旨在反映團隊在投票時作出獨立的判斷。

按地區分類的代理投票情況

下圖顯示團隊在各區投票反對管理層建議、反對代理顧問建議或同時反對兩者的次數和百分比。本圖旨在反映各區的投票模式及所關注的管治議題之差異。

代理投票資料截至2019年12月31日
資料來源:首源投資/CGI Glass Lewis

(Source: First Sentier Investors Responsible Investment & Stewardship Report 2019)